它对于5G和AI的价值

  5G在2019年成为行业最关注的未来风口,引发了对于云游戏、AR/VR等新应用方向的一系列讨论。但对5G的分析还未有定论。

  在2020年12月29日举办的“2019头头是道年会暨消费文化高峰论坛”上,中国电信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张新建在《5G的方法论和媒体的变革》主题演讲中,通过“用过去的已知去探讨将来的未知”的方法,分析了5G的方法论和对行业即将引发的媒体变革。

  大家好!主办方给我的命题作文是:5G的现状和趋势及对媒体产业的影响。但是,5G网还在建设中,手机也刚面世。前一阶段,5G近乎成为“网红”,社会对其期望极高,一时“洛阳纸贵”;最近,非议声起,好像5G又弱了。这种“过山车式的看法”都是偏颇的。我想说,5G的周期一般是十年,生态可能长达十五年。现在给5G做任何结论,肯定是盲人摸象。

  所以我想通过“用过去的已知去探讨将来的未知”的方法,和大家一起回答这个问题。这个已知就是互联网Internet,它已历二十五年,我们已找到它成功的规律。而未知就是5G。有人说5G是产业互联网;有人说5G能改变社会。我们根据现在对5G愿景、技术、业务的了解,找找5G身上是否具有Internet成功的充要条件。同时,我们也通过分析移动通信1-4G的规律,来帮助我们对5G的认识。这就是我说的5G方法论。

  请看这张3I演进图。2011年,我与微软总裁斯蒂夫鲍尔默交流过这张图。他说他是第一次看到,很受启发。我们读懂这张图,有助于看懂消费互联网的二十年。

  3I业务上不相交:Information圈是几个传统媒介,BAT还未出生;ICT圈里有电信运营商、通信设备商,华为刚诞生;IT圈里是新兴的计算机公司,如英特尔、微软等。再看右面这张图:ATM死了!中间变成互联网。

  3I出现了跨界,出现了交集,有两两交集和三个相交,3个I的规模也发生了巨大变化。Information圈变成巨无霸,互联网应用崛起;IT圈也迅速扩大;ICT圈却增加相对不快,其中的摩托罗拉、北电、阿尔卡特也没了。交集中出现了跨界的苹果、谷歌、高通、BAT等。互联网头部公司都在交集中。

  这一切都是拜互联网跨界颠覆所致。而这个互联网的基础网络恰恰就是二十多年前电信运营商所建的。我当年就是互联网的建设者之一,但到2011 年我才初步读懂3I这张图。这张3I图告诉了我们消费互联网成功的充要条件。

  充分条件是通用和解耦:通用指的是端到端的计算机化。PC互联网的通用就是Intel-Win结构;移动互联网的通用是X86/ARM-IOS/安卓架构,实现了Client-Sever间的协同;

  3、解耦指网络与应用分离。技术上从OSI(开放系统模型)看很明显,七层模型去掉了表示层和会话层。举个交通类比例子:道路就像网络;红绿灯、收费站、潮汐道就像网络控制信令;交警就像网络控制中心。解耦就是不控了。网络只要尽可能宽,也不提供99.999%的质量保证了,叫尽力而为。由应用自我控制,协议叫TCP/UDP。

  这里,通用是基础;解耦是核心。互联网以前的网络:计算机和OS是专用的;网络对应用是有控制的,技术上叫加耦。如电话网、如ATM。

  IP互联网,运营商第一次放弃了这种控制模式。互联网出现了两个技术方向:一是网络方向,特征是管道化;另一个是网络计算机方向,特征是应用化。也引发了IT的云化和AI化。

  由此,我们将互联网的成功总结为:连接、通用、解耦、应用为王、跨界打劫;当然还有开放、开源;注意:创新均在交集处。通用的经济意义是规模效益和单位成本下降;解耦的经济意义是提升开发和应用效率,损失可能是可靠性和安全。

  解耦是个极其重要的概念,它是IT学的,也是经济学的,更是社会学的。计算机(思维本质)是一个二进制的运算器、寄存器、I/O,它擅长简单重复的事。而人的思维则有形象思维、联想思维,所以IT解耦就是从人的思维转向计算机思维。社会学的解耦包括改革开放,监管灰度、这是另话了。

  OK,IP互联网赢的主要技术原因找到了!下面一起用这个方法论分析5G。符合上述规律,5G则可能成为互联网式的”风口”。

  我们看左面的5I图:在3I基础上加上两个新的I,一个是IoT,就是万物互联的物联网:Internet of things ;另一个是Intelligence,就是人工智能AI。在5G作用下,它们会有什么化学反应?

  由3GPP形成技术方案和标准,这个组织背后有不同的利益集团,谁能把自己的专利技术写入标准,谁可能就是商业大赢家。

  eMBB场景打开了一扇门:引发的媒体变革。mMTC和uRLLC场景推开了三扇窗,形成三个新业态:1,人与物交集点:智能家电等智能硬件,位置在家庭;2,物与物交集点:垂直重度行业,位置在企业;3,人物和公共生活交集点:智慧城市、交通、医疗,位置在城市。

  5G最典型的技术改变,列在图右:POLAR编码(逼近香农信道容量极限);massive-mimo多天线技术(通过高频段、多振子增加带宽、提升频谱效率);无线接入网被解构为集中和分布两个部分,专业叫CU/DU分离;增加了边缘计算MEC(Mobile Edge Computing,它让AI形成的结果靠近用户侧,从而减少时延,提高效率。

  它对于5G和AI的价值,可能会类似于CDN当年对于互联网内容的价值);网络切片技术(就是把一张物理上的网络,按应用场景划分为N张可靠的逻辑网络。不同的逻辑网络,服务于不同场景);核心网进行了重构,引入了互联网的SBA(Service Based Architecture)服务化架构和微服务架构;SDN(Software define Network软件定义网络)/NFV(Network Functions Virtualization网络功能虚拟化)等通用软件技术:实现控制和转发分离。

  这些术语大家只要了解就可,下面要看这些技术在“通用”、“解耦”上有什么特征?这里强调一点,CT和IT网络的重要区别,就是接入网和核心网。Wi-Fi就不需要核心网,本质是网络控不控制。

  下面我们用5G 和成为风口的互联网进行类比,看看他是否具备互联网成功的充要条件:“两连接、通用、解耦”。

  先看连接,5G有IoT的连接,万物(包含人)连接,比Internet连接规模更大;有基于AI对数据的连接,即AI通过算法对数据进行“训练”和“推理”,好像互联网http之于信息的连接。但信息连接仅在媒体层面,而AI连接在算法作用下则进入了智能天地。显然,5G连接比互联网还厉害。

  再看通用,5G是否能找到端到端的通用架构?物联网由于终端种类多且低值终端多,OS开发处于一个春秋战国时代,具有云能力的公司几乎都在开发,还分为轻端和重端,都是基于LINUX内核,近期还看不出谁会胜出。

  所以,目前物联网领域还没有出现3G时出现的IOS和安卓。华为的鸿蒙OS似乎是一颗通用OS的萌芽。端、云的协同和物模型的兴起,类似于Client-Server模型。我们初步判定:通用架构尚不成熟或在进行时中。

  最后看解耦。5G有没有解耦?有,解耦很多:CU/DU分离是接入网的解构;核心网的SDN,是软件和硬件的解耦;NFV,是网络功能硬件解耦。但也有加耦,如切片技术就是加耦。这好比道路上特殊的车队来了,其他人要让道来保证可靠性。因特殊服务增加的网络成本,就要大家摊销。

  但是,未来的无人驾驶、远程医疗又必须要加耦的可靠性网络,这里如何取舍,需要大智慧。如何在网络层提高互联网的可靠性、安全性,也是一个未来的热点。可见,解耦这个核心还有不确定。有技术的原因、也有业务利益的原因。未来5G的发展,将在解耦与加耦的博奕和平衡中不断演进。

  综上所述,初步可以得出这样的推论:5G极像当年的Internet,它可能是个大风口,可以开创后二十年的新时代。

  OK,5G是个风口, 方向认了。那么,哪一朵浪花踩进去合适呢?这是时机问题。对投资人和创业者也是最关键最难的问题。

  捷足先登谁都懂,但如何防止先进变先烈呢?现在投资人也很惜投,烧钱的活越来越没人干了。

  移动通信四十年,我国在技术上经历了“1G空白、2G跟随、3G突破、4G同步、5G引领”,国人额手称庆。因此,有人将5G说成:“万物互联、无所不能、关系国运”。

  但从技术讲:5G就是“广域高速领域基于蜂窝技术且可控的移动通信技术体系”。在无线通信和万物互联中,还有其他技术:如广域低速领域的无线扩频技术LORA,与之对应的蜂窝移动通信技术是NB-IoT,两者在市场上各有所长,近年,随着NB的产业生态成熟,市场明显占优。除此,在局域领域,还有大家熟悉的Wi-fi、蓝牙、NFC、zigbee技术。

  不同的业务、不同的消费群、不同的应用场景,应根据经济性、可靠性、适用性和IT生态选择网络;选择网络还要注意背后利益集团的商业动机和经贸摩擦因素。举个例子:NFC vs 二维码。NFC是近场通信,在技术上有很多优点,但在移动支付领域,却被技术较low的二维码给抢去了。说明市场更多的是由生态和经济性决定的。

  一、从产业C位出道是谁来看:1G,1980年,C位是通讯设备制造商。如AT&T和它的贝尔实验室、摩托罗拉。2G,1990年,C位是头部通讯运营商。3G,C位是ICT色彩的技术标准(CDMA)公司,如高通,有整合技术(OS和app store)领先的苹果公司;4G,移动互联网兴起,C位当属BAT。

  不难发现:1G、3G,奇数G的C位是技术主导的to B的设备商;2G、4G,偶数G的C位是应用立身的TO C的电信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。我们推论:单数G一般是在技术驱动为主的成长区间;偶数G则进入了业务和应用驱动为主的增长空间。

  5G目前的C位是技术主导的通信设备商,说明尚在技术导入的增长区间;应用技术的产业生态和市场尚在培育期。

  综上所述,可以得出这样的推论:对于产业生态的技术公司而言,踩浪宜早,捷足先登;对于内容公司,建议还是稳一稳。

  二、从入口看:终端是交互的第一入口,地位极重。1G、2G二十年是电线G二十年是智能(计算机)手机终端;四十年单一手机一贯制。终端的单一性使其并未成为真正卡位入囗(除了苹果手机)。互联网时代,入口被应用抢去:如社交、电商。而5G后二十年终端是什么?多终端化:AR眼镜(视觉语言)、音箱(自然语言)、汽车(综合语言)是一个趋势。

  万物互联,万物皆终端。用更专业的表示,终端就是传感器。这种多终端趋势,意味着少数头部公司通过应用垄断入口的难度增大,创业者、内容商议价空间增大;

  推论:终端多样化是一个新的创业和投资机遇。同时,终端产业生态不成熟时内容提供者冲浪要谨慎。

  1、5G三大场景中的eMBB,所谓“高带宽场景”,好像打开了一扇门,天生就是为媒体和内容服务的。它拉动的场景有三点:一、线上上传的up主、云游戏;二、面上二维的视频流4k、8k;三、三维到多维的VR/AR和全息。

  见右表,3G拉起了移动端WEB门户;4G拉起了微信、微博、头条;4G+拉起了直播、抖音、bilibili:传统媒体的“当家”张召忠局座,现也成了B站的网红,整天生活在弹幕之中,这就是网络催化的趋势;5G会拉起一个多维和多(终)端的内容世界。这里,新媒体与带宽呈正比和强相关。

  摄像:我见过七十多个4K摄像头的现场,极其壮观。采集、动捕需要近1Gbps的带宽。

  传送:流动场景最好的传送技术方法就是5G;采集后,有实时要求,可放在边缘云mec进行AI处理,这与5G相关;其它可上传云端成像(成本低),这里又需要大带宽,一般主用光纤,5G是备份。

  成像:三维成像分动态和静态,上传云,在云中通过AI算法形成三维成像并进行媒体渲染。这是AI和媒体的技术。

  这个过程从技术可概括为:摄影技术»CT»IT+AI»渲染»CT。未来的流程会变为:传感»CT»IT»AI»CT。摄影、渲染,这些概念将被AI这样的通用技术所颠覆。

  一、是一次展示世界方式的革命。如果第一次是从线下到线上,这一次是从平面到立体,从二维到多维。

  二、是一次量变到质变的革命。如果第一次革命的数量级是M级的,这一次就是T级的。这个T就是质变的拐点。

  例:一套30s的逼真的动态人物光场模型用于AR场景,需要消耗6T的数据量;

  三、质变的本质是信息成为数据,数据成为资源;数据成为万物思想和行为的映射,人工智能成为媒体变革的发动机。

  F1(x1)=5G变量:带宽、时延、MEC、切片等;f2(x2)=IT变量:AI、算力、算法、OS、物模型;f3(x3)=媒体自身变量:应用的数据、媒体自身的技术,如成像、渲染。

  二、新媒体是一个新生态的构建,既有对过去的升级,更有对过去的颠覆。这里,5G引发的主要是量变,AI引发的是质变。媒体自身的变化是基础。

  1、坚持媒体人是创作第一源泉的原则。未来内容提供商呈社会多样性:除了媒体人,也有人人(UGC),更有人工智能(机器人)。我们可以用云电脑创造一个虚拟的世界(IP),里面有现实世界穿越过来的生物人(AR)、也包括虚拟世界内生的数字人(VR)。对这个世界的表达、创造,有时数字人比生物人更具有话语权。生物人与数字人穿梭于两个空间,5G/6G就是那个传递门。

  2、未来,内容提供商,也就媒体人,将和CT人、IT人和投资人一起并肩作战,媒体人的上线或同事可能是“机器人”,一起赋能内容创作。

  这里,我们看到的是5G引发的媒体革命的挑战和机遇;看到的是二十年前出现过的机会;看到的也许是二十年后的场景。

  如果4G是移动互联网,那么,5G可以是泛媒体移动互联网;或叫泛媒体、泛终端、AI移动互联网。

  期待您加入36氪官方创始人社群EClub,链接有价值的创业者与投资人,让创业更简单!详情请戳。